文化羅湖①|羅湖有個(gè)“戲窩子”,寫(xiě)深圳人、演深圳事、訴深圳情
2024-06-25 17:37
來(lái)源: 深圳新聞網(wǎng)
人工智能朗讀:

文化羅湖①|羅湖有個(gè)“戲窩子”,寫(xiě)深圳人、演深圳事、訴深圳情

深圳新聞網(wǎng)2024年6月25日訊(記者 吳艷 劉嘉敏)中國戲劇獎小戲小品獎、中國田漢戲劇獎、群星獎等國家級獎項178個(gè),省、市級獎項218個(gè),39個(gè)小品在中央電視臺錄制播出……在羅湖,有個(gè)“戲窩子”,有這么一群人,經(jīng)過(guò)數十年的堅守和耕耘,讓?xiě)騽≡谶@塊土地上生根發(fā)芽、落地開(kāi)花,他們被中國劇協(xié)稱(chēng)為“正能量,接地氣的楷模和象征”,是最了解深圳發(fā)展、最懂深圳觀(guān)眾、最具專(zhuān)業(yè)性的深圳戲劇團隊。

1992年,羅湖區戲劇家協(xié)會(huì )成立,關(guān)于羅湖戲劇的大戲正式開(kāi)演,“三駕馬車(chē)”的鼎立姿態(tài)為羅湖戲劇奠定了堅實(shí)的基礎。2005年,一名戲劇演員來(lái)到羅湖文化館,從事戲劇小品編導工作,開(kāi)始創(chuàng )作屬于深圳人的戲劇小品。他叫邸敘然,正是他的創(chuàng )作,讓羅湖戲劇從“好小品”走向了“好隊伍”,正式翻開(kāi)羅湖原創(chuàng )戲劇的新篇章。

“我是羅湖戲劇發(fā)展的親歷者,我叫邸敘然?!?/p>

從海政話(huà)劇團演員到羅湖話(huà)劇團長(cháng)

他一頭扎進(jìn)了戲劇的創(chuàng )作中,一晃便是二十年

最初,邸敘然是正兒八經(jīng)的戲劇演員。1976年,邸敘然出生于山西大同一個(gè)享有“全國藝術(shù)之家”稱(chēng)號的文藝家庭。也許是家庭里潛移默化的影響,青年時(shí)期的邸敘然毫不猶豫地進(jìn)入了演藝道路:1991年山西省藝術(shù)學(xué)院學(xué)習影視表演、1994考入海政電視劇制作中心(海政話(huà)劇團)、2000年簽約香港亞視并進(jìn)入廣東亞視演藝專(zhuān)修學(xué)院進(jìn)修影視表演、2003年擔任廣東電視臺公共頻道《誠信315》欄目主持人……直到2005年,在機緣巧合下,邸敘然來(lái)到羅湖區文化館,人生打開(kāi)了新的“副本”。

“當時(shí),我還記得是桂園街道在籌備一臺戲劇小品的專(zhuān)場(chǎng),然后找到我寫(xiě)了幾個(gè)劇本,把這個(gè)專(zhuān)場(chǎng)搞起來(lái)了,那是我在羅湖第一次接觸戲劇?!弊鳛閼騽⊙輪T的他,第一次在羅湖接下的工作,是寫(xiě)劇本,而且寫(xiě)得很好。當時(shí)羅湖已經(jīng)稱(chēng)得上“戲劇強區”,有著(zhù)張福生、梅玉文和方偉元等“名角”,但邸敘然的到來(lái),填補了“隊伍”的空白。據邸敘然回憶道,那次小品專(zhuān)場(chǎng)演出時(shí),臺下觀(guān)眾不斷拍手叫好,他知道這次小品非常成功,也看到了羅湖的觀(guān)眾喜歡戲,也懂戲。

便是那一次,邸敘然對羅湖戲劇有了信心。桂園街道那臺戲劇小品結束后,當時(shí)羅湖文體部門(mén)的相關(guān)領(lǐng)導找到邸敘然,問(wèn)他,“想不想到羅湖工作?”實(shí)際上,當時(shí)的羅湖戲劇在全國已有一定的知名度,邸敘然經(jīng)常在一些刊物上看過(guò)關(guān)于羅湖的報道。對于這次羅湖主動(dòng)拋出的橄欖枝,邸敘然欣然應允了。

在之后的戲劇彩排中,偶爾也會(huì )有領(lǐng)導來(lái)探班,甚至會(huì )與劇團一起現場(chǎng)搞創(chuàng )作,這些小細節,讓邸敘然覺(jué)得羅湖戲劇的發(fā)展大有可為,因為“政府重視”?!斑@種求賢若渴的態(tài)度、雷厲風(fēng)行的作風(fēng),真誠、積極、純粹,一下就把我感動(dòng)了?!臂⑷徽f(shuō),我們感覺(jué)到羅湖戲劇不僅是戲劇強,而是對待戲劇人的態(tài)度不一樣,讓我們感覺(jué)到有一種歸屬感,讓?xiě)騽∪嗽谶@里有種“家”的感覺(jué)。
       “羅湖對待戲劇的重視,讓我義無(wú)反顧地在羅湖生根?!敝链?,邸敘然在羅湖一頭扎進(jìn)了戲劇的創(chuàng )作中,一晃便是二十年。

手中這支筆寫(xiě)盡屬于深圳這座城的故事

原創(chuàng )小品121個(gè)、話(huà)劇12臺、影視劇集百集

在邸敘然剛剛加入羅湖戲劇的第二年,也就是2006年,中國戲劇家協(xié)會(huì )將全國首個(gè)“小戲小品創(chuàng )作基地”設立在深圳市羅湖區文化館,這讓他非常震撼,“僅僅是一個(gè)區級文化館就能獲此殊榮,這是很多專(zhuān)業(yè)院團渴望卻沒(méi)有做到的?!?008年,深圳小品藝術(shù)團(后更名為深圳市劇說(shuō)小品話(huà)劇團)成立,大家推舉邸敘然當團長(cháng)。屆時(shí),他正式從老先生們手中接下了“羅湖戲劇”這一棒。

如何讓羅湖戲劇走向更大的舞臺呢?邸敘然總是在想,前輩們的高光已經(jīng)耀眼了,要怎么做才能更好地發(fā)揚光大,想著(zhù)想著(zhù)他看向了自己手中那支筆,“對,就用手中這支筆!”小戲小品創(chuàng )作,歸根結底在于創(chuàng )作。邸敘然開(kāi)始將戲劇創(chuàng )作的重點(diǎn)擺在了生活中,拋開(kāi)小品固有的創(chuàng )作套路,他要寫(xiě)的,是屬于深圳這座城的故事,他要演的,是生活在這座城市里的人。

多次事實(shí)證明,請外邊的專(zhuān)家請外邊的名角名編過(guò)來(lái)寫(xiě)深圳,往往是要么削足適履,要么隔靴搔癢,為什么?邸敘然指出,藝術(shù)來(lái)源于生活,沒(méi)有在深圳打拼過(guò),沒(méi)有經(jīng)歷過(guò)火紅的年代,怎么能夠寫(xiě)出來(lái)那些鮮活的故事。而邸敘然寫(xiě)的,正是身邊發(fā)生的故事。

“我們這支隊伍就是深圳本土的,每一個(gè)演員都有一部深圳打拼史,他們就是在深圳生活的哲學(xué)家?!闭勂饎?chuàng )作,邸敘然表示,我們每一次選材的時(shí)候,每個(gè)人坐下來(lái)都要講自己的故事,所以我們的深圳故事是真實(shí)發(fā)生的?!罢蛉绱?,我們的故事往往能得到深圳觀(guān)眾的共鳴,能得到他們的支持?!臂⑷徽f(shuō),我們這里面沒(méi)有明星,沒(méi)有大腕兒,我們靠的是“原汁原味”的深圳事。

后來(lái),劇團成立14年來(lái),共推出原創(chuàng )129個(gè)小品、13臺話(huà)劇,百集影視劇和廣播劇?!懊恳徊孔髌凡シ诺臅r(shí)候,我都覺(jué)得是高光時(shí)刻?!臂⑷徽f(shuō),我們推出的深圳故事不僅體現在“量”,更體現在“質(zhì)”。拿著(zhù)這些作品,邸敘然帶領(lǐng)劇團到處參加各類(lèi)比賽,幾乎將全國戲劇類(lèi)的獎項拿了個(gè)“大滿(mǎn)貫”。

2022年9月,全國第十九屆“群星獎”獲獎名單公布,由深圳市羅湖區文化廣電旅游體育局、羅湖區文化館、深圳市文化館聯(lián)合打造的戲劇作品《煙》問(wèn)鼎全國公共文化最高獎項——群星獎金獎。這個(gè)獎項,意味著(zhù)羅湖戲劇闖出了自己的招牌,已然成為行業(yè)標桿?!昂髞?lái)我們去參加的比賽,只要有羅湖的隊伍參加,比如說(shuō)有10個(gè)金獎,那么別人都說(shuō)羅湖來(lái)了只剩9個(gè)獎了?!臂⑷恍Φ?。

會(huì )有創(chuàng )作瓶頸嗎?邸敘然認為,沒(méi)有。羅湖戲劇的創(chuàng )作來(lái)源深圳,一代又一代的人在這里更新迭換,有一代人的青春回憶、有一代人的打拼經(jīng)歷也有一代人的愛(ài)恨情仇,不斷涌現了許多鮮活而又具有吸引力的故事?!斑@片土地上的每一位打拼者給我們留下來(lái)的故事,這就有了講不完的深圳故事?!臂⑷徽f(shuō),“年輕”是深圳最好的形容詞,也是羅湖戲劇創(chuàng )作最好的源泉。

對這座城市來(lái)講,她的故事講不完。

從全國巡演走到央視專(zhuān)場(chǎng)演出

帶領(lǐng)羅湖戲劇走出去,屬于深圳的文化輸出

登上央視,是邸敘然帶領(lǐng)劇團們登上的國內最頂尖的舞臺。與其他劇團的普通演出不同,邸敘然帶領(lǐng)羅湖戲劇走上央視,是央視專(zhuān)門(mén)開(kāi)的專(zhuān)場(chǎng),是央視的“免檢節目”,這在國內還是“獨一份”。

羅湖戲劇,它的舞臺卻并未止步于“羅湖”。有一次,羅湖劇團在西安參加一次全國職工小品大賽,羅湖的作品獲得了金獎。在領(lǐng)獎的時(shí)候,邸敘然站在側幕,有一個(gè)導演模樣的人就找到他,說(shuō):“我是中央電視臺的,我們覺(jué)得你這個(gè)作品可以參加我們的錄制,你愿不愿意?”然后互相就留了聯(lián)系方式。邸敘然跟領(lǐng)導匯報這件事兒的時(shí)候,還將信將疑地怕是騙子。后來(lái)聯(lián)系好了定了時(shí)間,邸敘然帶著(zhù)劇目就去了北京,進(jìn)了中央電視臺的大廳。

當時(shí),羅湖戲劇團第一次登上中央電視臺的舞臺,一次便博得了滿(mǎn)堂彩,這讓整個(gè)劇團的演員和工作人員都非常興奮。演出不僅獲得了觀(guān)眾的認可,還取得了央視導演組的欣賞。導演組對邸敘然說(shuō),“你們還有這樣的作品沒(méi)有,有多少我們要多少。從那以后,我們深圳小品變成了中央電視臺的‘免檢’作品,最后變成了一個(gè)個(gè)的專(zhuān)場(chǎng)?!痹谘胍晫а莸目谥?,這起碼就是生態(tài)小品。帶羅湖戲劇“走出去”,邸敘然做到了。

2019年,由羅湖原創(chuàng )的《軍哥劇說(shuō)》被文旅部評定為深圳首個(gè)國家公共文化服務(wù)體系示范項目,奠定了羅湖在全國群文創(chuàng )作的標桿位置。后來(lái),邸敘然帶著(zhù)“深圳故事”開(kāi)展全國巡演?!翱梢哉f(shuō)大半個(gè)中國我們都走遍了?!臂⑷换貞?,當時(shí)無(wú)論走到哪兒,每個(gè)地方的觀(guān)眾都是懷著(zhù)好奇心來(lái)看的演出,看看深圳的劇目是什么樣的,不出所料,很快就征服了當地的觀(guān)眾,“曾經(jīng)在河南洛陽(yáng)演出的那次,本來(lái)預計著(zhù)就演1到2場(chǎng),沒(méi)想到太受歡迎了,連著(zhù)演了7場(chǎng)?!?/p>

那兩年,從羅湖走出去的戲劇巡演,受到了全國各地觀(guān)眾的喜歡。邸敘然說(shuō),我們知道這種“喜歡”是因為這是深圳的故事,當演員在舞臺上把深圳故事、深圳精神傳達出去的同時(shí),這個(gè)藝術(shù)就有了別樣的味道,這也是一種文化輸出,深圳也有屬于自己的文化。

深圳是一個(gè)創(chuàng )造奇跡的城市,從來(lái)不會(huì )束縛誰(shuí),同樣也不會(huì )束縛一門(mén)藝術(shù)。正是在這樣的前提下,羅湖戲劇人才會(huì )從一個(gè)區級平臺走到今天,創(chuàng )造了各種各樣的奇跡。以往邸敘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在專(zhuān)業(yè)院團都覺(jué)得不可能發(fā)生的事情,卻時(shí)刻發(fā)生在羅湖戲劇這一個(gè)民營(yíng)的區級劇團。對邸敘然來(lái)說(shuō),一個(gè)個(gè)作品,一次次掌聲,讓他們覺(jué)得戲劇有無(wú)窮大的力量。

邸敘然說(shuō),未來(lái),留給羅湖戲劇可以發(fā)展的空間,可以有無(wú)限的想象。

[編輯:吳艷 馬丹] [責任編輯:鄭曉鵬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