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厚浪的野心”首度公開(kāi),525中年節引爆超80萬(wàn)話(huà)題流量
2024-05-25 16:00
來(lái)源: 深圳新聞網(wǎng)
人工智能朗讀:

“厚浪的野心”首度公開(kāi),525中年節引爆超80萬(wàn)話(huà)題流量

深圳新聞網(wǎng)2024年5月25日訊(記者 常軍平)5月24日晚20點(diǎn),大型線(xiàn)下主題演講《厚浪·中場(chǎng)突圍》拉開(kāi)序幕,全網(wǎng)超80萬(wàn)人通過(guò)直播間在線(xiàn)同步觀(guān)看,迎接一年一度的525中年節,引發(fā)行業(yè)內外強烈關(guān)注和討論。

剛過(guò)完520,又到618,這些曾經(jīng)平平無(wú)奇的日子,不知道從什么時(shí)候起比之傳統節日更加聲勢浩大。更遑論年底雙十一,動(dòng)輒上千億進(jìn)賬的年度狂歡。

造節,早已成為每一個(gè)商家的終極野心。而消費者們,則似乎逐漸開(kāi)始為了過(guò)節而身心疲憊。所以相比起需要“精于算計”購物節,有這樣一群人他們選擇在5月24日來(lái)到厚工坊直播間,和自己的同齡人過(guò)一個(gè)“躺平”的中年節。

5月25日,作為厚工坊品牌首倡的中年節,已連續三年通過(guò)系列主題活動(dòng)輸出優(yōu)質(zhì)內容,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創(chuàng )造累計超十億級聲量的關(guān)注和討論,尤其是去年推出的《厚浪》主題短片,以敏銳的觀(guān)察視角,深度闡釋中年人更真實(shí)的面貌,引起無(wú)數中年群體的共鳴。

今年,厚工坊中年節厚浪活動(dòng)再度來(lái)襲,在行業(yè)內外無(wú)數人的關(guān)注目光下,厚工坊出乎所有人意料地:不吆喝,不折騰,只和中年人聊聊。

厚工坊,總是一個(gè)善于提出問(wèn)題的品牌

作為白酒消費品牌,厚工坊長(cháng)期與中生代目標消費者群體接觸,從最開(kāi)始,發(fā)現中年人的失語(yǔ)困境,到后來(lái)發(fā)現中年群體的不快樂(lè ),再到后來(lái)看到那些充滿(mǎn)刻板印象的標簽。厚工坊一年年提出問(wèn)題,也一個(gè)個(gè)解決問(wèn)題。

而“中年困局”是厚工坊今年提起來(lái),一個(gè)難解的題。沒(méi)有挑戰賽,沒(méi)有打雞血,也沒(méi)有想象中的焦慮對談。厚工坊選擇讓大家停下腳步,慢慢來(lái),聽(tīng)聽(tīng)那些同輩的人,他們的中年故事。

“14+7+2”全球第二位完成者,中國登山探險家張梁,講述了他傳奇人生中的《放棄與攀登》。帆書(shū)欄目主講人李蕾,講述了她為何放棄央視主持人的職業(yè),在40歲時(shí)《開(kāi)啟第二人生》。而作為一個(gè)連續25年每5年收入翻五倍的營(yíng)銷(xiāo)人,小馬宋則想聊聊掙扎過(guò)艱苦青年時(shí)代后的《一個(gè)中年人,說(shuō)幾句大俗話(huà)》。以及最后的品牌主辦方厚工坊酒業(yè)有限公司總經(jīng)理盧彤,與大家分享525中年節走過(guò)四年的期許和野心。

中國登山探險家、國家體育運動(dòng)榮譽(yù)獎?wù)芦@得者 張梁

非常有趣的是,四位嘉賓并不遵循著(zhù)一個(gè)統一的價(jià)值導向,厚工坊似乎也沒(méi)有對嘉賓的演講有所預設或引導。所以現場(chǎng)數度出現一些非常有趣的觀(guān)點(diǎn)碰撞:

張梁認為,人生就在于不斷地攀登與挑戰,而李蕾則說(shuō),自己每天運動(dòng)量最大的動(dòng)作就是刷牙;李蕾認為,人生該有閑看落花的自在,小馬宋則說(shuō),自己從小就沒(méi)有這樣閑適自得的時(shí)刻;小馬宋說(shuō)自己年輕時(shí)過(guò)得十分艱難,卻不曾有過(guò)中年困境,而盧彤則在與中年人打交道的十幾年來(lái),見(jiàn)識過(guò)許多中年人的借酒消愁。

帆書(shū)(原樊登讀書(shū))欄目主講人之一、暢銷(xiāo)書(shū)作家 李蕾

臺上,是個(gè)人色彩強烈的四位嘉賓,迥然不同的四段人生經(jīng)歷。面對“中場(chǎng)突圍”這個(gè)命題,他們給出了截然不同的,甚至是南轅北轍的不同人生選擇。

臺下兩百多個(gè)席位上,坐滿(mǎn)了創(chuàng )業(yè)者,投資人,那些永遠奮斗在時(shí)代浪潮前頭的人。而屏幕之外是早有默契蹲守在直播間的厚浪們,80多萬(wàn)一起過(guò)節的人。

知名戰略營(yíng)銷(xiāo)專(zhuān)家,瑞幸、元氣森林策略軍師 小馬宋

五葉神集團副總裁、厚工坊酒業(yè)有限公司總經(jīng)理 盧彤

第四位嘉賓,是厚工坊的總經(jīng)理盧彤,他的演講主題是“厚浪的野心”。鮮少有品牌代表在公開(kāi)場(chǎng)合直白地講述自己的野心,盧彤坦然回答了市場(chǎng)和消費者最想知道的問(wèn)題——“為什么要做厚浪?”

在如今的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下,常見(jiàn)的品牌活動(dòng)形式不外乎明星代言,頭部主播帶貨,大IP聯(lián)名等簡(jiǎn)單能帶來(lái)巨大流量的活動(dòng)。在這種環(huán)境下,厚工坊的慢營(yíng)銷(xiāo)成了那個(gè)顯眼的異類(lèi)。

今年的525中年節,厚工坊聯(lián)合一拍三言制作的《厚浪·中國創(chuàng )業(yè)人物影像志》悄然登上愛(ài)優(yōu)騰三大會(huì )員平臺,靠著(zhù)“自來(lái)水”一點(diǎn)點(diǎn)累計至今,播放已經(jīng)達2000萬(wàn)播放。十集人物訪(fǎng)談,每集30分鐘,沒(méi)有任何賣(mài)貨,沒(méi)有任何中插。

從人生中場(chǎng)向厚看,大國厚工,再到厚浪,厚工坊在死磕“厚”這個(gè)字。通過(guò)這一次次看似“吃力不討好”的項目,不斷地為“厚”賦能,讓“厚工”不再僅僅是一個(gè)品牌的名字。

他們不斷挖掘“厚”字背后更深層的含義,讓“厚”的事被認可,讓“厚”的人被看見(jiàn)。

很難想象,在今天這個(gè)流量為王,萬(wàn)事求快的時(shí)代,為什么會(huì )有品牌一次次投入,去做如此“吃力不討好”的事情。但在盧彤演講的最后,他回答了這個(gè)問(wèn)題。

他說(shuō):“現在我們所面臨的不僅僅是中年困局,更是時(shí)代困局。而中年人作為社會(huì )中堅,他們是局中人,更是破局人?!倍趯υ?huà)對象的“中年人”看來(lái),厚工坊何嘗不是破局人。

在一次次行動(dòng)中,打破一個(gè)社會(huì )群體的失語(yǔ)境地,打破籠罩著(zhù)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的流量騙局,如今厚工坊嘗試與厚浪一起,去打破時(shí)代困局。這是“厚浪的野心”,更是一個(gè)品牌,比之賣(mài)貨更大的野心,讓社會(huì )做出改變的野心。

(本文圖片由厚工坊提供)

[編輯:胡津瑋 吳沁彤] [責任編輯:林媛媛]